• 2003-12-18

    白马素车 碧海青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womei-logs/7715932.html

    从前也有个中学女同学,同样是在花样年华,被病魔拦截,同样是一个挚爱的男友,不离不弃倾付全力,同样是等到奇迹再也不可能发生。前天去参加丁胜的葬礼,像是六年前的一次重演,白发送黑发,今生望来世。我能接受的唯一解释是,天妒她了。

    六年前,眼见人死如灰飞烟灭,想不过,憋闷到恸哭不已。六年来,看爷爷去了,奶奶去了,两位远亲的病势,一位朋友的夭折,再也懒得咒骂老天不公,生总是无常,死总是留憾。而丁胜的走,让我看到生者的坚强,我哭,是因为灵柩前那三个至亲之人。

    因为是客死他乡,没有更多亲戚,葬礼简单清冷,简单得让人不敢去想象之前那三年零八个月的复杂和痛苦该是多么巨大而剧烈。很惊讶她的父母还站着没垮,更惊讶的是卫兵可以坚强到亲手把棺盖合上亲手钉上铁钉,我的腿都软了。

    主持人让我们面对灵柩,“直系亲属站到第一排来!”卫兵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丁胜的爸爸,一只大手,一把将卫兵抓过来,紧紧靠在左膀。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分享到:

    评论

  • 难怪童桐说这篇好,害得我值班心不定。我就替童桐在这里表明一下观点吧。
  • 生者的悲哀,死者的幸福。
  • 哀兵必胜<br />当时看到的一幅挽联<br />卫兵节哀顺便,胜利在前
  • 仿佛回到去年的那一天,……
  • 希望都是个了结。</p><span class="comments-post">由 我儿哄你 发表于 December 20, 2003 12:41 PM</span></div><div class="comments-body"><p>…………………………………………
  • 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