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10

    我抄书!我可耻!---洗澡萝卜--- - [成都语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womei-logs/74693848.html

    关于茶道,日本第一茶人千利休最偷懒也最智慧的解释是:

     

    “先把水烧开,
    再加进茶叶,
    然后用适当的方式喝掉,
    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除此之外,茶一无所有。”

     

    关于泡菜,成都人擅长的最偷懒最智慧的做法是:

     

    先把盐水准备好,

    再丢进红萝卜,

    然后再就着白米饭吃掉,

    那就是有关泡菜道的一切,

    除此之外,菜一无所有。

     

    所谓道,就是最简单最终极的洞察,所以,泡茶也好,泡菜也好,最简单的理解,也就是最精髓的见解;最简单的做法,也就是最近道的做法。换句话说,最彪悍的智慧不需要注解,泡茶,就是把茶泡了,泡菜,就是把菜泡了,就这么简单。

     

    这里所介绍的泡萝卜的做法,是四川数十种泡菜里最简单的一种,名为“跳水萝卜”,简单到的确如前所言,盐水,加萝卜,再加几个时辰。第二天一早出水,胭粉脂红,晶莹剔透,比郭晶晶还晶晶,比田亮还亮,早饭来几片,鲜嫩水灵,脆香可口,一天的胃口,都由此打开了。因为泡制时间很短,所以喻为跳水,也称“洗澡萝卜”。

     

    泡菜道的流派很多,在方便面市场里,就可以一觑川泡流与韩泡流之间旷日持久的PK。但我相信,无论桌案上摆满多少泡菜,甚至冷菜热菜,最终极的,最接近泡菜之道,甚至菜之道的,还是这一片跳水萝卜。因为,所谓菜,无非就是一种最简单的植物,配上了一种最灵魂的佐料——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能接近这一境界的,只有洪武帝魂萦梦绕的那一碗翡翠白玉汤,食神大彻大悟的那一盘黯然销魂饭,或者,多年前,妈妈做的那一份西红柿炒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