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9

    小时候(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womei-logs/10689636.html

    27. 躺在被窝里最喜欢耍的游戏是,把起伏不平的铺盖当成山脉,两只手张牙舞爪地扮演两个巨型的螃蟹怪,机械螃蟹怪,一个伏击另一个,或者正大光明地决斗,互相乱抓乱咬,激烈撕杀,杀得昏天黑地,惊心动魄,大地都在颤抖(地形经常会变)。小表弟一般都回自己家睡,我好孤独。

    28.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左螃蟹赢,我承认自己有点偏心。

    29. 重庆的夏天很热,晚上八点过,家家户户都把凉板搬出来,搭在两三根长板凳上,摆起,然后端起盆盆,哗啦啦地洗啊刷的,地上也要用水泼透,降温,小崽崽些趁机做出为大人帮忙状,打水仗,满院子乱跑,凉板底下钻来钻去,天天都是泼水节。

    30. 我不喜欢吴岚,女兮兮的,但打耍耍架的时候下手最狠,动作花哨惨了,边打嘴巴还边在噼噼啪啪咔咔嚓嚓地配音。每次打完手杆都好痛,还要遭他噼噼啪啪一脸的口水。

    31. 我喜欢刘星,他们家在二楼,趴在他们家门口的栏杆上吹肥皂泡泡的时候感觉特别美好,阳光从天井照下来,看着五彩斑斓的泡泡慢悠悠地在风中翻滚,我总想感叹点什么,可惜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诗歌这个东西。

    32. 刘星脑壳很大,比我的还大,大人们都说他将是一号院子里最聪明的小娃娃,既然有目共睹,我也只好赞成这个观点。

    33. 二号院子里同龄的只有一个女娃娃,被三号院子的唐雪冬喜欢上了,我们一般就不找她耍了。

    34. 唐雪冬的家家具很多,太适合三个人逮猫儿了,床底下,衣柜里,斗橱里,窗帘后。。。。有一次我在门外蒙眼睛,唐雪冬他们在里面躲,进去弯起腰干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唐雪冬呢?躲哪去了?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啊?忽然,从空中传来一声偷笑,一抬头,天啊,衣柜顶上赫然站了一个人!当时我太佩服唐雪冬了,好有颠覆性的躲法哦!

    35. 人多的时候就可以耍大规模逮猫儿了,家属区五个院子的娃娃集合在一起,二三十个,声势之浩大。坐在院子里吹牛的老头老太婆一看到这个阵仗,就纷纷识趣地转移了。

    36. 逮猫儿太好耍了,喊回国的时候好兴奋哦!我想一辈子都耍这个游戏。

    37. 我最喜欢爬到一棵夹竹桃树上躲起,尽管那里总是最容易被发现,但似乎每个娃娃都想通过爬树来证明自己很得行,最多的时候,一棵树上趴了四个。

    38. 有的人喜欢躲在一家人的屋顶上(重庆很多屋顶都在地平线以下),还没等猫儿发现他们,屋顶下就会有个老头拿着扫把冲出来,把他们追得落荒而逃,彻底暴露。

    39. 逮猫儿的时候大家都有个共识的禁区,说好都不许躲到里面去,因为躲进去了肯定找不到人。那个地方叫熊家院,是从前一个姓熊的地主的庄园。庄园很大,住了两三百户人家,据说里面无数条明道暗道相通,地形复杂如蛛网。而这个迷宫唯一的入口,就是一条很长很长的甬道,黑洞洞的,很窄,只能过一个人。没几个小孩进去过,趴在洞口看看腿都发软。窥探了二三十次后,我下了决心,等我将来长大了,上了小学,我一定要进去看个究竟。

    40. 几个小娃娃想整某一个小娃娃,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合伙把他拖到熊家院门口,把他推进那个怪物嘴巴一样的黑甬道,然后一直堵在外面,吓哭了才放他出来。

    41. 我对熊家院的恐惧跟一个童话有关,名字叫《熊家婆》,中国版的狼外婆。

    42. 那时候院子里只有两家人有电视,一家是从前的总理李鹏他老丈人家,没人敢去瞻仰。另外一家家里有人在国外,有一天他们家的电视终于对外开放了,我们都挤到他家门口去看新鲜,不许进门,都趴在门槛上,我遭压惨了。据说,还是彩色电视,但我觉得那个彩色有点奇怪,人的脸一会儿是红的,一会儿是绿的,很失真。多年以后,等我看到了真正的彩电,才晓得那是黑白电视前面贴了块彩色的塑料皮皮。

    43. 爷爷有个红灯牌收音机,被他把玩得油亮油亮的,却从来不许我摸。爷爷甚至吝啬它的声音,音量总是开很小,只有他自己听得到,他说是为了省电。

    44. 婆婆有个黑木头黄面盘的钟,下面还有个钟摆,钟摆没得力气的时候,婆婆就要给它上发条。那个老钟每天会慢十分钟,后来越来越慢,一天会慢半小时,调节时间的办法很直接,把玻璃钟盖翻开,直接把指针拨到准确位置就行了。婆婆不在的时候我就自己翻开,拨来拨起耍,其实也不是特别有趣,但却乐此不疲,不知道是不是在满足潜意识里渴望掌控时间的欲望。或者说,当时我真没其他玩具可以玩。

    45. 回忆了半天,5岁之前真没什么玩具,好悲惨~~~~

    46. 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我不同于常人。每个人的白眼眶里都有个黑眼珠,他看往哪里,那个黑珠子都会转向哪个方向。而我自己,郎个就感觉不到自己的眼珠子在滚呢?对到镜子观察,随便往哪个方向看,都看不到黑珠子的工作状态(因为看到镜子外面去了)。。。。好奇怪啊!非常忐忑地去问妈妈,妈妈,我的眼珠子是不是不会滚啊?妈妈说,不滚?滚圆了。喔~~原来我是正常的啊!终于放下心来,但又有点失望。

    47. 有一天妈妈又教我画画了,难度暴高,比画松树难多了。勾张脸盘,勾几个眉弯弯儿,嘴弯弯儿,再加双眼睛,绕几个发髻,还要戴上耳环项链,哎呀,一个花容月貌的小姐跃然纸上。我真佩服妈妈啊。临摹了一个星期,基本上能画得不丑了。

    48. 看到唐雪冬兴致勃勃地表演他新学会的丁老头儿,我轻蔑地一笑。

    49. 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哦~~这就是普通话啊!

    50. 昂哦昂哦扯长,扯到婆婆的衣裳。从婆婆那里学到的第一首儿歌。

    51. 老太婆,尖尖脚,车子来了跑不脱,骨碌骨碌滚下河,河头有个鬼脑壳。从小朋友那里学到的第一首儿歌。

    分享到:

    评论

  • 居然有我,而且评价这么高,真是不敢当。<br />不过看了几遍真是感想颇深!<br />我提几个问题,也算帮煤回忆会议吧。<br />1、熊家院有位叫包春娜的女孩儿,还记得吗?<br />2、2号院唐学东的堂客好像姓冯,名什么还记得吗?<br />3、唐学冬家里除了玩逮猫儿还玩过骑马打仗的游戏,记得当时很羡慕唐学东,因为只有他托的是异性<br />。。。 。。。。<br />想到再写!!
  • 居然有我,而且评价这么高,真是不敢当。<br />不过看了几遍真是感想颇深!<br />我提几个问题,也算帮煤回忆会议吧。<br />1、熊家院有位叫包春娜的女孩儿,还记得吗?<br />2、2号院唐学东的堂客好像姓冯,名什么还记得吗?<br />3、唐学冬家里除了玩逮猫儿还玩过骑马打仗的游戏,记得当时很羡慕唐学东,因为只有他托的是异性<br />。。。 。。。。<br />想到再写!!
  • 陈多多买了一本书,一个成都女娃娃写的《小时候》,非常之好看!</p><p>很羡慕她记得自己小时候那么多的点点滴滴,在我的脑海中,三岁以前只记得一件事,两岁的时候奶奶带我去松潘姑妈家玩,车子从茂县出发开到著名的叠溪时,奶奶说,快看海子(HAI ZI)!于是我便很听话地看了一下自己当时穿着的手工老棉鞋!哈哈哈!</p><p>读书的时候,是个很听话,很有自尊心的小女娃娃,好像小学的时候偷偷喜欢过班上的一个小男娃娃,觉得他长得特别像当时偶像剧中的男主角----资三四郎,哈哈哈!</p><p>到成都上高中后,记忆里面只有每天重复的学习学习再学习,那个时候英语成绩不错,是科代表,同学们不叫我名字,亲切地叫我“CHARGER”。</p><p>上大学了,一年级耍得过于疯了,到期末考试的时候自己居然不知道要考哪几科,二年级的时候找回了曾经认真学习的感觉,也热衷于学校的课外活动,参加了川大的合唱团,晚上常常到大礼堂门口去听高年级抱吉他的帅哥们唱他们自己写的校园民谣,三四年级学习马马虎虎,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到了陈多多。</p><p>那天看《武林外传》,郭芙蓉对佟湘玉说,“老天给你机会这叫缘,你把握住这个机会叫份”,我觉得这个话特正确,比三个代表还正确,比八荣八耻还准确,人生所有的缘份都是这样!!!!<br />
  • 居然重温了四遍~~~<br />你的记忆力好强啊。。。我也要抓紧回忆回忆我小时候,啥都记不得了呀,以后怎么写回忆录啊?</p><span class="comments-post">由 耶鲁 发表于 June 30, 2007 11:48 PM</span></div><div class="comments-body"><p>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 。<br />笑。让我也想起小时候,两家邻居都是四川人。现在他们分别在重庆和定水。<br />重温一遍: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p><span class="comments-post">由 东京小栈 发表于 June 30, 2007 02:12 PM</span></div><div class="comments-body"><p>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 。<br />笑。让我也想起小时候,两家邻居都是四川人。现在他们分别在重庆和定水。<br />重温一遍: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p><span class="comments-post">由 东京小栈 发表于 June 30, 2007 02:11 PM</span></div><div class="comments-body"><p>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 。<br />笑。让我也想起小时候,两家邻居都是四川人。现在他们分别在重庆和定水。<br />重温一遍: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p><span class="comments-post">由 东京小栈 发表于 June 30, 2007 02:10 PM</span></div><div class="comments-body"><p>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 。<br />笑。让我也想起小时候,两家邻居都是四川人。现在他们分别在重庆和定水。<br />重温一遍:哦哦哦,曲项向天锅,北毛浮绿水。</p><span class="comments-post">由 东京小栈 发表于 June 30, 2007 02:10 PM</span></div><div class="comments-body"><p>又是沙发!<br />天哪,你小时候就无师自通左右手互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