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猪儿,学名野租儿,成都各大二环外小区和学校门口长期潜伏着的野出租。顶着隐形的顶灯,含情脉脉地远远挑逗你,深情款款地驶近厮磨你。怀着不断升级车型的梦想,忙碌着一二环往返跑的小单子,憧憬着外环长途的大生意。抱着时刻如鸟兽快闪的警惕,蚕食着出租车公司不能覆盖的地盘,躲闪着公安交警的明查暗跟。虽然生意做得艰难,做得紧张,但心中,始终澎湃着一首梦想之歌:

     

    每一次都在徘徊等待中坚强每一次就算生意被抢也不闪泪光我知道我一直...

  • 关于茶道,日本第一茶人千利休最偷懒也最智慧的解释是:

     

    “先把水烧开,
    再加进茶叶,
    然后用适当的方式喝掉,
    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除此之外,茶一无所有。”

     

    关于泡菜,成都人擅长的最偷懒最智慧的做法是:

     

    先把盐水准备好,
    ...


  • 蜀国多洪水,大禹治了几十年,李冰治了几十年,把水驯服了,但有一种水,他二老怎么也治不了。

    水场合里的水,托着会议桌、办公椅、以及与会人士,随波漂浮,在这个漂浮在水面的会议上,话题总是晃晃悠悠,讨论总是兜兜转转,立场总是摇摆不定。有人在慢吞吞地朝前划桨,有人在急吼吼地往后划桨,有人在努力保持自身平衡,有人干脆离开座位潜入水底,不被点名绝不冒泡。水不时会漫到会议桌上,不时有人被水草缠住耳朵频道转换无暇发言,不时有人被大鱼小鱼衔走有去无回,不时有人望着水中的漂...